江振誠《八角哲學》帶你潛進他的思維、解析他獨樹一幟的創意DNA, 學習他征服巴黎、新加坡、東京、台北的創意、廚藝與心意



飲食是一種藝術,而藝術需要文化來灌溉,使人可以追隨前人的腳步,甚至可以超越、創新

不論你是威士忌行家還是剛接觸的新手,想一次了解全世界所有的威士忌,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就是你唯一的指南。

義大利各地的麵食各具特色,每個地區的口味和傳統都有各自講究的醬料,麵佐對了醬彷彿瞬間脫胎換骨,變得美味绝倫

在荷蘭吃中餐館令人又愛又恨

在荷蘭上中餐館這件事,實在是暗潮洶湧又困難重重,令人又愛又恨,是說,上中餐館就上中餐館,到底是有什麼好困難重重的咧?首先是「吃飯咖」的問題。以非快餐式的中餐館來說,點菜時以合菜居多,而合菜就是要揪人吃飯;但揪誰好呢?其實不是看到台灣人就可以亂揪的。據我親身觀察,旅荷台灣人(或是旅外台灣人)上中餐館的頻率和渴望,通常是和在荷蘭(國外)待的時間長短成反正。舉例來說,以下的對話,常出現在旅荷老鳥和菜鳥之間:

文章來源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

荷蘭的中式快餐店菜單常常是有字天書

台灣人甲:那不如我們約出來吃個飯吧!

台灣人乙:好啊,要吃什麼?

台灣人甲:聽說那個XX酒樓很好吃也,特別是他們的脆皮烤鴨,要不要一起去試試?

台灣人乙:蛤~還有沒有其它的?荷蘭有什麼好吃的?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荷蘭美食啊?

台灣人甲:……你新來的厚?

因此,新來乍到的台灣人一般都不會是好的中餐館吃飯咖,那麼荷蘭人呢?其實荷蘭人是可以揪的,而且他們也很樂意跟我們這些懂中餐門道的人一起吃飯,只是跟他們一起吃合菜,常有對牛彈琴之感:當想讚嘆師傅能把飯炒得如此粒粒分明時,他們嫌飯太乾,怎麼沒有配上濃稠的醬汁;當你對著金黃色的雞湯滿意的嘆息時,他們對自己面對那碗假裝是蕃茄湯的蕃茄醬(還要宣稱是中式理料)讚不絕口,還嫌你的雞湯裡的正統香菇咬起來像塑膠,此時身處異鄉中的種種愁悵與遺憾,便在此火光瞬間以恣意的姿態,昭然若揭於桌上的殘飧與荷人發育不全的舌頭之間了,進中餐館真要盡興而歸,唯有同樣久留異鄉的台灣人,才是上上選的吃飯咖。

再來是為什麼要上中餐館的問題,荷蘭的中餐館大致上分成快餐式和合菜式的正式餐廳兩大類,然而和台灣相較,荷蘭外食貴鬆鬆,就算是向來以便宜又大碗著稱的快餐式中餐館,點盤炒飯也是六、七歐元跑不掉。平日嘴饞時,自己下廚,成本是外食的三分之一不到,而且要炒幾盤就有幾盤。為什麼要花三倍的錢去吃個自己很容易煮的東西呢?更不用說那些在荷蘭還算普遍的港式飲茶,或是較正式的合菜餐廳;點個幾道菜就覺得自己是揮金如土的敗家子,吃飯的樂趣頓時減半。

舉凡如製作過程繁複的叉燒、烤鴨,或是備料麻煩的麻辣鍋,都是我上餐館的好理由。但長期住國外,怎麼可能吃個三寶飯或麻辣鍋就開心了呢?都已經決定花錢上中餐館了,日思夜想的鍋貼、水餃,或是牛肉麵、大魯麵,當然不會放過,有次我實在是嘴饞到不行,決定上快餐店的中餐館打打牙祭,當我興奮的對著親切招呼我的老板娘點了十顆水餃和酸辣湯後,老板娘立馬黑掉半邊臉,但又瞬間堆起笑容的回我:「不好意係,但係我們係廣東菜,某有那個水餃、鍋貼的啦!」

啊~是厚!中餐館也有分菜系耶,我這樣跑到廣東菜館點山東水餃,也實在是太失禮了,且荷蘭(歐洲)能找到的中餐館,九成以上都是廣東人或香港人開的,也就是說,就算願意花錢,要在荷蘭(歐洲)找到賣水餃的中餐館,還真是比台灣大財團的良心還難找。此時赫然想起,我老爸一天到晚Line我的老生常談中的一句話:「能花錢解決的事,都是小事。」就又這樣被人生印証了(所以我再也沒有立場去阻止我爸繼續透過Line,隔海傳授無窮盡人生智慧給我惹這樣)。

就算搞清楚菜系,在真正點菜時,特別在快餐式的中餐館裡,還是陷阱重重、危機處處。像是前述,為了迎合愛厚重醬汁的荷蘭口味,而在各大菜色上所配上的重口味濃濃醬汁;或是一些不知從何而來,不知從何而終,出現在菜單上,讓人難以一往而情深的一些菜色了(蕃茄醬湯,我又在說你)。另外,在荷蘭,由於一種神秘而曖昧的關係,快餐式的中式餐館常會兼賣印尼菜(註一),讓炒飯炒麵配沙嗲或蝦餅,飯後再來個炸香蕉當甜點,好似再正常不過,雖然不難吃,但總不是讓我願意掏出歐元、日日夜夜魂牽夢縈的那一味啊~

好吧!那我看個菜單來點菜總可以吧?當然是不可以,就算看著菜單,我還是點不到我要吃的東西,就像台灣人永遠盼不到的遠通罰款(疑?)。吾人資質弩頓,不但漢語拼音差,且荷語又還沒練到家,菜單對我來說,常常是有字天書,就拿下菜單來說好了:Hui Kuo很顯然是種有名的醬汁或菜名,以至於店家覺得直翻即可,大家都會懂,但山人我就是不懂啊?我都不懂了,我就不相信那些整天只吃馬鈴薯配美乃滋的荷蘭人會懂,老闆你這菜單這樣翻,到底是圖什麼?

而且這樣發音直譯,到底是從哪個語言翻過來的?廣東?北京?潮州?而Hui Kuo後面接的一堆Kai、Yuk、Nieuw、Xia又是什麼東西呢?我會荷文的雞 (kip),所以勉強知道Kai是雞的意思,莫非...Yuk是魚嗎?那多個k在字尾到底是想幹嘛?Nieuw是新來的牛嗎?那有新來的豬嗎?Kung Pao我看得懂,就「宮保」嘛!雖然聽起來很好吃,但那明明就是吃合菜才會點的,別想騙我,我可不是一個人捧著宮保雞丁猛吃的傻老外啊~什麼 Tjiew、San Cha,沒有一樣看得懂的,「炒三鮮(Chao San Xian)?」和「炒海鮮( Chao Hai Xian)?」倒是有猜出;那還是合菜的菜啊!

到目前為止,本文都只停留在討論「有」的階段:在荷蘭哪裡有得吃中式食物?有什麼可以吃?至於「好」,也就是要進階來說說哪裡「好吃」……那就直接跳過不說了吧,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是有什麼好討論的?只要來荷蘭住上一年,以前你家巷口那家被你嫌得要死的麵攤,你都會願意在荷蘭花個五歐吃碗大魯麵,吃到碗底朝天還大讚便宜。

荷蘭中式快餐店裡必備的前菜和甜點:炸春捲和炸香蕉

荷蘭中式快餐店裡必備的前菜和甜點:炸春捲和炸香蕉

靠著網路,現在長居國外與家人的溝通不再是問題;通訊軟體開著,連遠房的親戚都可以三不五時隔空擾人的問你幾時要回家、什麼時候要結婚。唯有家鄉味和媽媽的好手藝,是這個什麼都可以3D列印的時代,少數仍無法取代、難以滿足的鄉愁(有本事你就給我印塊雞排出來啊啊啊)。

本文獻給同樣在世界各地飄泊、對台灣美食朝思暮想而不能自己的台灣吃貨們

印尼是荷蘭的前殖民地;也許是如此,許多印尼漢裔在移民到荷蘭後,如果選擇進入餐飲業,很自然的就開起印尼-中式餐館。

荷蘭很多快餐式的中餐館,若是飲茶或是稍正式的中式餐廳,大多還是會備有中文菜單,且多半是繁體的。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登入投稿帳號 或 按下Register註冊

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在新加坡成功找到好工作和打理生活的全方位指南

米其林主廚的海鮮全事典

廚房裡的美味科學:把菜煮好吃不必靠經驗,關鍵在科學訣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