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振誠《八角哲學》帶你潛進他的思維、解析他獨樹一幟的創意DNA, 學習他征服巴黎、新加坡、東京、台北的創意、廚藝與心意



飲食是一種藝術,而藝術需要文化來灌溉,使人可以追隨前人的腳步,甚至可以超越、創新

不論你是威士忌行家還是剛接觸的新手,想一次了解全世界所有的威士忌,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就是你唯一的指南。

義大利各地的麵食各具特色,每個地區的口味和傳統都有各自講究的醬料,麵佐對了醬彷彿瞬間脫胎換骨,變得美味绝倫

美食揭秘-叻沙

外國媒體最喜歡用「你死前最想吃什麼?」來突顯和條列此生非吃不可的美食,馬來西亞的叻沙屢屢榜上有名,但叻沙是什麼?馬來西亞菜又有什麼規矩?

文章來源  中時電子報

吃東西要懂規矩,如果聽到有人點宮保雞丁不要加辣椒,肯定噴飯,但是就像叻沙不要辣,亞參不是酸,馬拉盞不能臭,要求咖哩不要加濃椰漿,長米要換粘米一樣荒謬。「如果是咖哩叻沙,就是色澤金黃的椰漿濃湯麵,若是亞參叻沙,便是顏色深濁的羅望子酸湯麵。」PappaRich創辦人之姊,人稱華姊的陳雪華表示。

 

叻沙

 

面對美國CNN推薦,全球50大美食排名第7的檳城亞參叻沙時,你可能會跟我一樣,內心OS是「果然是老美觀點」。亞參叻沙湯色濃濁模樣真醜,翻動碗底竟出現幾塊同樣黑乎乎赤裸祼,就是身價不高的魚肉條,「只要是亞參搭配的就是魚肉麵,在馬來西亞不是鯖魚便是沙丁魚。」華姊說。

喝一口湯,是酸的,是甘的,是濃的,還有大腦無法辨識的香草,非常開胃;吃一口魚,也是酸的,但魚身的油氣不見了,詭異的香草味引我一口又一口,聯想到日前在貴州採訪吃到的魚腥草,還是高級日本料理的茗荷。「不是,有一個是南薑花,另一個是亞參葉,就像你們台灣的九層塔,馬國菜頻繁使用!」華姊説,亞參醬以羅旺子,辣椒,大蔥,紅蔥,以及上述兩種植物製成,風味足以勾人。

馬來西亞餐廳有筷子有叉匙,鐵湯匙也是刀子,一個盤子裡裝菜放飯又淋醬,幾乎是一只湯匙搞定,而且吃法不是混合攪拌髒兮兮,而是這邊沾一點,那邊拿一些,變化每一口味道,據華姊的說法是「撈著吃」。海南蒸麵包附上硬梆梆的冰奶油,以及明顯沒加色素與香精的咖央,就是斑蘭椰漿雞蛋果醬,利用蒸麵包的微妙熱氣,把硬奶油分切小塊再分布四周,塗滿果醬大口咬小。

台灣人熟悉海南雞飯,卻不識黑紅黃三醬的用法,通常都以為全是沾雞肉用的,其實雞肉已淋上淡色醬油,「黑色是甜醬油,紅色是辣椒檸檬汁,黃色是薑蓉醬,黑的拿來拌飯,紅和黃才是沾肉。」華姊問我,配對了嗎?香港有鴛鴦,馬來西亞也有,同樣是紅茶加咖啡,但馬來西亞的咖啡喝起來不一樣,像巧克力加糖的焙火味,原來馬來西亞咖啡會加油加糖炒過保鮮,所以風味和顏色都不認識了。

印著馬國國花扶桑花的咖啡杯,杯碟很深,並附上小一號的瓷湯匙而非鐵湯匙,「因為怕熱,把咖啡倒進碟,就能舀著喝了。」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登入投稿帳號 或 按下Register註冊

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在新加坡成功找到好工作和打理生活的全方位指南

米其林主廚的海鮮全事典

廚房裡的美味科學:把菜煮好吃不必靠經驗,關鍵在科學訣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