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振誠《八角哲學》帶你潛進他的思維、解析他獨樹一幟的創意DNA, 學習他征服巴黎、新加坡、東京、台北的創意、廚藝與心意



飲食是一種藝術,而藝術需要文化來灌溉,使人可以追隨前人的腳步,甚至可以超越、創新

不論你是威士忌行家還是剛接觸的新手,想一次了解全世界所有的威士忌,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就是你唯一的指南。

義大利各地的麵食各具特色,每個地區的口味和傳統都有各自講究的醬料,麵佐對了醬彷彿瞬間脫胎換骨,變得美味绝倫

總經理的話:『台灣食品暨外食產業女性經營者研討會』會後感想

 

夏總經理(圖右)與山下和子(圖左)合照

 

大合照

 

上星期五有幸受邀參加由日本食品業界女性經營者社團(WF-NET)以及財團法人台灣食品產業策進會所舉辦的『台灣食品暨外食產業女性經營者研討會』。WF-NET是超過40位以上服務於日本食品業及外食產業界的女性高階主管所組成,提供女性經營者互相交流的平台。

這是第一次出國開會,剛好因為團員熟識台灣農委會農糧署的陳副署長建斌,就選擇來到台灣,期待與台灣食品業女性營運者一起討論一些與食品產業相關的議題、並且促進未來產業合作的關係。

雖然與會時間不長,但在各日本代表的公司簡介中,不難發現目前影響日本食品產業最受注目的就是人口老化與少子化。因為家庭結構的改變 (每家人口現在平均是2.7人,東京更是2人以下的平均值),所以食品業者從包裝開始改變(改為小包裝,例如草莓現在有三顆一小盒),以及提供宅配老人餐都是現在最新的趨勢。

另外,她們也分享提到因為日本人不希望花太多的時間在準備食物以及用餐上,反而較喜歡東西買回家就能輕鬆地配酒享用(是因為在外用餐禮數太多?),所以現在大型的餐飲集團及食品公司也都在因應這樣的趨勢改變營運的策略。許多大型餐飲集團現在都希望往海外發展,因為看到海外的市場會比國內的市場有更多發展的空間。

但是當談到台灣現在進入大陸有一些日本及韓國沒有的優勢時,提出與台灣合作是不是可以更容易打入中國大陸市場呢?日本的代表們苦笑著說,現在大多數的日本企業已不是花時間在研究怎麼打入大陸市場了,反而現在最熱的是如何從大陸市場退場。似乎意味著日本企業在大陸難以經營並且失敗後難以全身而退。這也呼應了許多回台發展的台商的心聲。

在這些名單中,不乏有大企業,例如雪印、CHIYODA (7/11 )等企業。我來參加這次會議的最大目的其實是想要認識女性營運者,特別是較傳統的日本女性營運者,因為在這樣的社會女性領導者會有一些特別的挑戰。另外,也想要與前輩們請教平衡工作與家庭的秘訣。很幸運的,晚餐時我被安排坐在代表Kinoene Soy Sauce Co. Ltd山下和子女士的旁邊。

山下和子女士是キノエネ酱油株式会社(Kinoene Soy Sauce Co. Ltd)公司的第七代傳人。她現在七十三歲,是這次來台團員中最年長的成員。她矮小的身軀稍微有些駝背,乍看之下就是日劇中扮演慈祥老奶奶的長相。因為她讓我覺得跟我過世的外婆好像,我也感覺與她特別投緣。在談話的過程中,了解到她跟我一樣有三個孩子。因為是家族企業,所以先生是入贅到家中,但是在三十三歲時就過世了。

先生過世後兩個月,她的父親也過世了。年輕守寡又喪父的她當時小孩分別是九歲、四歲與兩歲。那時的她還不熟悉公司的運作,就先從會計開始學起,十四年後才正式接班。(OS其實還蠻好奇這十四年中是誰協助管理公司的? 因為這樣的狀況如果在台灣,可能公司早就被人吃掉了,很難有老臣維護這公司等到十四年後下一代準備好才接班!)

在她與其他代表做公司簡報時,都提到了社會的轉變對於公司帶來的變化。她也提到因為大家現在可以選擇的食物更多,在日本醬油的使用量一直在減少,也明顯的影響了公司的業務 (**日本醬油製造業家キノエネ酱油株式会社Kinoene Soy Sauce Co. Ltd從1955年的6000家,到2011年只剩下1403家。醬油出貨量也從1976年的123萬KL,2013年跌破80萬KL)

目前她已經退休,只做顧問,將營運主權在交給下一代。剛好遇上了大統一系列的產品出包,我問她,面對業務的下降與經營的挑戰,是否曾經有考慮過在食材上面做些調整來降低成本。一直很幽默開朗的她聽完我被翻譯過的問題後臉沉了下來,好一會兒都靜靜地不說話了,讓我一度以為翻譯人員翻成什麼不禮貌的話。

隔了一會兒,她問說:『那不是自掘墳墓嗎?這樣品牌不就死了?』她似乎完全無法理解我的問題。身為台灣人的我,瞬間感到羞愧,不想再提自己國家丟臉的事件,趕緊轉開話題。

問她當時如何承受工作與家庭對她的要求,以及有沒有什麼以過來人的身分可以給我建議。她很慈祥並很能體會的說:「妳現在最辛苦喔!」她說因為她的母親當初協助她看孩子,讓她無後顧之憂 (OS所以每個職業婦女背後都得有個能幹的媽媽!)

她對我唯一的建議就是:讓小孩健康、讓自己健康!「其他都不是那麼重要」。(OS現在都不知道吃什麼好-生鮮食品太多農藥,花生油沒有花生,米酒沒有米,醬油不知道是什麼調出來的…都不知道要怎麼把自己跟小孩養得健康)

我必須老實說,一方面是受過西方教育,喜歡說話做事直來直往;另一方面又是因為女權主義,不太喜歡女性有些傳統包袱的文化,所以我其實一直以來對於日本的文化並沒有深入了解,幾乎可以算是有一點偏見。

但是這次我真正看到了傳統包袱的另一個面向:在這樣對傳統、信譽如此重視的社會下,有著許多對於事業品牌永續經營的堅持,是永遠無法用金錢可以衡量的。這樣子的自許,這樣子對於自己品牌的堅持與驕傲,在台灣的大統及其他被踢爆的黑心廠商上都看不到。

 

 

百彥餐旅行銷整合有限公司總經理 夏瑄澧

 

 

您有什麼對於周刊的問題或是想法嗎? 請您上我們的部落格留言!

 

 

Similar posts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登入投稿帳號 或 按下Register註冊

挑戰高薪,勇闖新加坡打天下:在新加坡成功找到好工作和打理生活的全方位指南

米其林主廚的海鮮全事典

廚房裡的美味科學:把菜煮好吃不必靠經驗,關鍵在科學訣竅。